在各行各業,都出現了勇於帶領風潮、創造改變的「一姊」。
「姊」和年紀無關、和身分地位無關,和資源無關,
「姊」是一種創造改變的信仰、實現「不可能」的氣勢和渴望。
姊,無關年齡、身分,無關地位、職業,
只要能創造改變、引領風潮,你就是姊!

姊的時代,代表者女性力量的發揮,
同時也是社會開始發展女性人才、善用女性能力和領導力的證明。
不管是蔡依林、陳菊、蔡英文,還是余宛如,
身為女性,生來背負著許多的框架,但同時也與生俱來了一股韌力
藉這股韌力不斷的突破框架,
努力的要在社會上爭取著一席之地

你呢?你認為自己是「姊」嗎?
在熟悉的領域上,是否獨領風騷?
在你的地盤上,是否自信非凡?
即便立志成為賢妻良母,只要是自己想要的
如果傾其所有,盡其所能,那你便是「姊」!!

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75179

=================================

正文:

世界步入「姊」的時代,柔性領導力崛起。姊不再懷疑,選擇相信自己,挺身而進。強人已成歷史,強韌才是時勢所趨。戰局不斷變化,姊執著應對,抵死不退。姊生來背負更多框架,突破框架的功夫從小練到大。沒有什麼不可能,姊溫暖召喚,不分你我齊聲響應。 姊,無關年齡、身分,無關地位、職業,只要能創造改變、引領風潮,你就是姊!蔡依林、陳菊、Selina與余宛如是姊,董事長、科學家、主廚與看護員是姊,只要有心,人人都是姊!
● 數位專輯/姊的時代,只要能創造改變,你就是姊
她,驚艷了時光。
蘋果為她,創造了玫瑰金。
如果「她」是一個國家,她的GDP比中國經濟規模多出四○%。
她更以「軟」實力,「柔」領導,翻轉價值、改變世界。
去年十一月中,豔陽天。彰化線西肉粽角沙灘,一台怪手的駕駛座上,坐的竟是位短褲球鞋,頭戴棒球帽的亮眼女性。
她的頭銜有點嚇人,是立潁重機械董事長。她從事的行業更是特別:怪手的買賣和維修。
她是三十六歲的王茜霈。她正準備帶怪手隊環台。做什麼呢?淨灘。
王茜霈喜歡海,但台灣的沙灘實在不怎麼乾淨。她於是決定拋磚引玉,喚起大家對環保的重視。
為了這次環台,她連續兩個月游泳練體力。怪手噪音大,戴上耳機照樣震耳欲聾。玻璃擋風罩,完全無法阻絕外面的炎熱或濕冷。
開怪手不像開車,每小時只能走三到五公里,一天開八到九小時,王茜霈連走了二十九天。這一趟,花了近四百萬元。
她號召好友同行外,還在定點號召民眾一同淨灘。清一袋垃圾,就送一個自製的「乾淨台灣」馬克杯。回來後,她更打算成立協會,把活動延續下去。
去年底,立潁重機械董事長王茜霈啟動開挖土機環台淨灘活動。
「很多人覺得我們不可能完成,但我們撐下來了,」她說。
各行各業,如今都出現勇於帶領風潮、創造改變的「一姊」。

一姊風潮 席捲全球
「姊」和年紀無關、和身分地位無關,和資源無關,而是一種創造改變的信仰、實現「不可能」的氣勢和渴望。
去年底大選,台灣選出有史以來女立委比率最高的國會,和首位華人女總統蔡英文。「希望從今年開始,會有小女生在作文簿寫上『我要當總統』,而不是當『女總統』,」蔡英文在婦女節前夕出席論壇時說。
挪威、德國與韓國,最高政治領導人,也都是女性。今年底,希拉蕊是否成為美國第一位女總統,更引人矚目。
今年一月,通用汽車執行長巴拉(Mary Barra)進一步獲任為董事長。各行各業女性高階主管陸續接掌大任,根據非營利組織Catalyst的統計,標準普爾指數五百公司中,就有二十名女性執行長,比例達四%。
在台灣,從宏達電、永豐餘,到大同、特力、中國人壽等大型企業,都由女性掌舵,一姊更撐起中小企業。根據去年經濟部《中小企業白皮書》,以女性為企業負責人的企業,就佔了三成六,比前一年又成長約一.六個百分點。
新時代的一姊們,勇於闖蕩,挑戰自己。根據資誠聯合會計師事務所剛發布的「全球女性工作外派調查報告」,七成的Y世代(一九八○至九五年出生)女性上班族,希望外派,但目前全球外派人口,僅兩成是女性。
面對競爭,企業莫不想方設法,希望能開創格局,殊不知任用女性,往往就是改變的關鍵。
根據美國華府智庫皮特森研究所(The 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二○一六年最新報告,全球近一百個國家、兩萬多家上市企業,女性主管佔三成以上的企業,獲利高出六個百分點。(見七十八頁表)
此外,根據瑞信銀行(Credit Suisse)的報告,無論市值高低、公司大小,有女性董事的企業,股價表現都高於董事會清一色男性的企業。
商界女性的效益,需要統計報告的證明;政界女性的成績,人民已用選票表明認同。
如今的民進黨,最有權勢的兩個人都是女性。
陳菊和蔡英文,像來自不同的星球。
「她是學院式的訓練,我是實戰中的訓練,我也覺得我們兩個很不同,」陳菊說,自己「有革命者的性格,不知道你明天在哪裡,你的家可能是監獄,你可能什麼都沒有。跟蔡英文這樣一個在備受寵愛的家庭中長大,是完全不一樣的。」
但蔡英文推崇陳菊是典範,兩人惺惺相惜。很多人知道,蔡英文常跑去找陳菊商議大小事。不同世界的兩個人,是如何成為莫逆?
姊樂於成就他人、改變世界
陳菊在接受《天下雜誌》專訪時說,「在民進黨最落魄,社會幾乎要放棄我們的時候,蔡英文願意承擔,我大受感動,熱淚盈眶。從那時候起,我就開始支持她。」
陳菊說,蔡英文沒有派系,甚至連民進黨的派系,蔡英文都搞不清楚,「她不需要弄清楚啊,只要她堅持這個黨的方向跟理想,有困難跟障礙,我們就幫她在黨內梳理意見,一定要協助她、幫助她,讓她解除很多不必要的困難,讓她在這個黨可以更順利,讓這個黨更快恢復元氣。」
一向予人三K(指骯髒、辛苦、危險)黑手印象的機械業,人數不多的女性高階經理人,也在東台精機二代嚴璐的發起、上銀科技總經理蔡惠卿的帶領下,成立「一粒米」聯誼會,藉著讀書、演講、座談和參訪,將硬邦邦的機械業一點一滴軟化,從以往的技術和性能至上,改為開始重視品牌、行銷和產品美觀。
食品業也在聯夏食品董事長林慧美,與中興米董事長莊麗珠的帶領下,成立女性經營者聯誼會,將女性對食安、環境的重視,灌注在不斷遭受食安風暴打擊的產業。
很多人都有海外登山與健行的夢想,卻沒辦法自己成行。「我希望能幫助別人完成海外健行的夢想,」趣健行旅行社創辦人楊晴媚說,「一句『謝謝你帶我來』,我就會感動莫名。」
楊晴媚自己愛爬山,在離開了手機公司產品經理的工作後,她靠著不到十萬元的存款創業,一路帶隊征服世界高峰。今年,她還要帶隊挑戰大洋洲和南極洲,成為台灣第一家完成挑戰七大洲第一高峰的旅行社。
姊的智慧 解開高效之鑰
從科學的角度,女生的思考與決策,的確和男生不同。
曾在TED×Taipei演講的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教授洪蘭,從腦神經科學解析女性思考。她指出,情緒表現在右腦,語言在左腦,居中負責連結的胼胝體,男生薄,女生厚,因此女生比較會把情緒用語言表達出來。
此外,男生前後腦神經纖維聯絡緊密,女性則是左右比較緊密。如果注意力像舞台聚光燈,女生的注意力是比較不亮,但是比較廣的,會把比較多的訊息同時納進,有一些訊息甚至進入潛意識,影響決策。
女性對表情辨識,也比男生快了千分之二十秒,所以女性總能快速意識到對方情緒的變化。
洪蘭翻譯的《腦內乾坤》一書也指出,女性天生較能看到細微的表情、肢體和聲音的線索,破解背後的眉角。
世界變得複雜多變,女性更有彈性、懂得反省、善於學習、敏於表達、多方關照的特質,讓她們能更快速適應與進步。
這也是國際貨幣基金(IMF)總裁拉加德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不約而同提出振興經濟,必須多用、重用女性的原因。
柔軟、抗壓、自省、改變
今年又拿下亞洲前五十大餐廳的台中餐廳「樂沐」,主廚陳嵐舒是廚房這樣體力負荷重、工時長的高壓環境中,少見的女性面孔。○八年,她回台開店,由自己做菜到帶團隊做菜,也曾經過折衝、調整。
她說,過去在男性為多的廚房工作,她看到的是以男性眼光打造出的世界:較軍事化的訓練,採取較階級分明、能力排序的工作方式。
她回台後,一度也運用同樣的方法管理團隊。當時的陳嵐舒只覺得,自己知道什麼是最好,但團隊卻總是做不到。「我覺得,團隊怎麼一直出錯,為什麼?我沒有時間、也不需要聽反駁,」她坦承,這樣的急躁與壓力又轉嫁給團隊,讓費盡心力才能達到陳嵐舒一點點要求的團隊成員,心力交瘁。
樂沐主廚陳嵐舒曾經過失去團隊信任的痛苦與挑戰。她勇於自省、改變,重新凝聚起能一同成長、前進的團隊。
開店第二年開始,許多成員陸續離開,其中甚至包括副主廚。陳嵐舒失去了團隊的信任。
從那之後,她深自檢討,改變自己急躁的性格,逐步建立起比較雙向的溝通方式,並願意花時間等待。如果真的判斷錯了,她也願意和團隊成員說「對不起」。
陳嵐舒的下一步,希望投入食物教育,可能是重新梳理台灣食材的起源與種類,也可能是進入國小,第一線投入味覺與食物教育。
懂得折衝、調整、柔軟的必要,女性也更容易在遇到問題時,自我反省與重新學習。
曾獲得婦女創業菁英獎的瀚朝物流總經理蕭美萍,當年和先生從環南市場賣蔥薑蒜的小攤位做起,到建立起冷藏物流車隊,每天幫晶華、文華東方等大飯店與餐飲連鎖送上高品質、有控管的生鮮,年營業額達三億元。
她曾經遇過新客戶,三個月來連續退貨五次,測試公司的耐心。她沒有放棄,帶著幹部親自上門了解廚師的規格,不斷修正,後來和這名客戶做成了十年的生意。「女生的腰桿子夠柔軟,也有同理心,更對事情有耐心與毅力,」她觀察。
蕭美萍希望組成聯盟,藉由帶動生鮮物流業品質的提升,改進食安。
綿密溝通,不爭輸贏
二月中,新國會開議。新科民進黨不分區立委蔡培慧站上質詢台,面對代理行政院長張善政與內政部長陳威仁,她堅定地反覆要求,終於使得陳威仁定下一個月內討論開放人民參與土地徵收審議程序的承諾。
在議事台上,有的立委雄辯滔滔,有的風格強烈。但蔡培慧觀察,「女性比較有韌性。這不只是吃苦耐勞而已,更是願意琢磨細節,」蔡培慧說,這樣的韌性會讓溝通時不會只是要爭輸贏,而是要綿密溝通,找到前進的腳步。
方進入國會殿堂的蔡培慧,砥礪自己不能像過去在台灣農村陣線時只點出問題,而更要提出解決方案,監督和創造改變。
同理、柔軟又堅定,善於自省修正。新時代一姊們勇敢做自己,在混亂中開出屬於自己的燦爛之花。(英文版同步上線www.cw.com.tw/english)
-----------------------------
姊的抉擇:你敢上火箭嗎?
630萬和250萬,這是台灣挺重要的兩個數字。前者是成年女性人數,後者是老幼病殘需要照護的人數。而照護後者的負擔,幾乎全落在前者身上。很多人說,那是因為台灣沒有完善的支援系統。從另一個角度思考,也許某種程度上,這是社會對女性的期待,以及女性回應社會期待的結果。
忠於自己 vs. 符合期待
假如妳毫無畏懼,不理會期待,妳會怎麼做?當初,Google董事長施密特(Eric Schmidt)對猶豫要不要進Google工作的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現任臉書營運長)說:「如果有人給妳一個火箭上的座位,別問位子在哪裡,上火箭就對了!」
換做是妳,妳敢嗎?

最近兩位女性的新聞,引起相當程度的注目和談論。一是女藝人Selina,一是新科立委余宛如。
Selina和先生阿中(張承中)爆出童畫故事般感人的婚姻破裂,原因是相處發生問題,兩人決定勇敢面對,做回朋友。
新科立委余宛如提議,開放立委和官員三歲以下的子女進議場,讓立委和官員沒人手幫忙帶孩子的時候,能夠把孩子帶在身邊。這項提議情有可原,但解方可能不是帶子女進議場,而是帶進立院附設的托兒場所。
不只立院,也不只幼年子女,那250萬需要隨時照顧的老弱病殘,都必須從觀念教育、社會制度和資源適當配置上,有系統地妥適照護。
雅虎CEO梅爾(Marissa Mayer)去年底生產,只休息兩週便重回工作崗位,美國社會批評多過讚揚,原因是她這麼做,不像個媽媽。對於這些批評,梅爾不置一詞,大有「我有足夠的資源可以這麼做,我的家人也沒意見,干卿底事?」的意味。
拖住女性腳踝的鉛塊
2010年的世界經濟論壇(WEF)宣言中指出,發展女性人才、善用女性能力和領導力,是各國未來繁榮成長的關鍵。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三支箭之一,也是要全面發揮女性的力量。
但女性力量要被開發,先得卸掉拖住女性腳踝的鉛塊:老弱病殘家人的照顧,需要更多社會系統的支持。同時,女性要勇於挑戰社會的傳統期待。
「我清楚體認到,女性的發展受限,往往是因為女性缺乏自信,擔心無法兼顧家庭,或為了符合別人對女性角色的期待等種種因素,而限制了自己,」桑德伯格2013年接受《天下》專訪時說。
根據致同會計師事務所(Grant Thornton)在2015年對商界女性做的調查報告,當詢問女性什麼是阻礙她們進入資深管理層的最大障礙時,前兩名分別是「成為母親」與「其他的家庭責任或壓力」,比率高達三成。
所謂「女性的困境」,除了客觀環境,女性可能自己就是自己的困境。即使立志成為賢妻良母,只要是自己所欲,何不傾你所有,盡你所能,成為你心目中那個你想成為的人?(謝明玲.賀桂芬)
- See more at: 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75179#sthash.ysPgeMAo.dpuf

woman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